IM体育_IM体育官网

IM体育

百廿IM体育•母校情怀(五)|青春的背影
作者:陈晓峰   编辑:李世宽   发布时间:21-12-14      点击:次

IM体育的校园不大,建筑古朴,刚开始时我对此有些不满,但后来却越发喜欢这个校园——高大粗壮的法国梧桐覆盖着笔直的校道,图书馆前有大片草坪和夹道的玉兰树,幽深宁静的紫藤、木香二园,热闹喧嚣的宿舍区和饭堂,历经风霜、具有独特美感的老建筑物.....整个校园显得精致和美丽。特别是校园的氛围,更是让我着迷——春天,报春、玉兰、紫藤、木香,应时开放;夏天,草木青翠、绿荫片片、鸟叫蝉呜;秋天,梧桐叶枯、银杏叶黄,漫天而落;冬天,万物凋零,清冷孤寂,冷暖交织。走在这个校园里,我备觉舒适、轻松,没有任何的紧张和局促,特别是秋冬之季的晚上,踩着满地作响的梧桐叶,漫步在校园里,校园越发清幽、雅致,无丝毫阴郁之感。有风的夜晚,枕着树叶的声响,我们在宿舍安然入睡,四年好梦连连。

适应了昆明的生活后,我开始走出校园。我时常手捧地图,终日穿行于昆明的大小街巷,或踏访被荒草湮没的无人郊野,寻找三千年历史遗留下来的脉络和斑驳痕迹。我独骑单车环绕城墙,掠过千年文明;我轻触荒草之下的汉唐废墟,涌起无限感叹;我折服于大自然的神奇造化,伏地虔诚膜拜.....这座城市有着太多的细节和隐喻,使我执着地不断追寻。与此同时,我也开始一路向西、向北而行,走向广阔的西北大地,深入领略西北独有的苍茫、壮阔、灿烂的文明及由此造就的无穷魅力。神秘的敦煌,高耸的秦岭,雄浑的黄河,美丽的湖泊,苍凉的黄土高原,广袤的戈壁,精美的壁画,悠久的古建筑,淳朴的民风,朴实的民间艺术.....无不让我震撼,让我叹服,让我一次又一次投入西北的怀抱,也让我一次又一次为之动容。

我日益融入和爱上这座古老的城市,我甚至觉得行走在昆明的大街小巷,竟然比在家乡更轻松和自在。昆明平实的灰色影调,让我觉得异常亲切和放松;昆明分明的四季,让我能够准确把握岁月的节律;昆明可口的食物,从此让我不食不惯;昆明深厚的历史底蕴,让我一生都无法完全参透.....昆明的一切都是如此地美好,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昆明人。

有缘聚在一起,就是兄弟。兄弟们都是态度随和、心胸开阔之人,大家相互信任,真诚相待,从不斤斤计较,大家相处十分开心,感情日益增进。四年里,兄弟们一起经历了百年校庆的盛大庆典,一起经历了“非典”时期的恐慌,一起经历了艰辛的考研生活,一起经历了毕业的离愁.....更多的时候,我们一起度过一天天平常的生活——吃饭,上网,自习,聊天,上课,出游......兄弟之间不分你我,共用各种设施和日用品,共享各种食物,共担各项集体花费,从不计较多少得失,就连晚上宵夜的一个面包、一个油馍、一包方便面都一起分享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放心地将银行卡和密码交给兄弟让其帮忙取钱。兄弟间如此的信任,几个宿舍能有?!

兄弟们无所不谈,宿舍常常充满欢声笑语,热闹非凡。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,话题一旦打开,大家立即参与其中,你一句,我一句地聊起来,从不冷场。宿舍里还时常爆发出兄弟们“叫嚷”、“真的爱你”、“喜欢你”、“神鹰啊”、“神奇的九寨”、“高原红”等的合唱声,响彻楼宇。炎热的夏夜,熄灯前后,大家相邀结群拿着脸盆到水房冲澡,几盆凉水浇下去,一身清爽地回到宿舍,接续着前面的话题或展开新的话题,随后慢慢地爬上床,继续七嘴八舌地讨论,聊到兴奋之时,索性鱼跃而起,坐在床上深入探讨。寒冷的冬夜,我们早早躲进被窝,同样聊起各种各样的话题。感情生活是兄弟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,某位兄弟一旦有新动态,大家就会为他详细分析情况,适时给予安慰或鼓励,积极为他出谋献策。无论是何季节,是何话题,一旦聊到兴起,常至凌晨一两点钟才入睡。

考研期间,三位兄弟并肩作战,一起奋斗在考研的最前线。我们披星戴月,早出晚归,历经酷暑和寒冬——每天天不亮就到教学楼前等候开门,夜晚等所有教室熄灯了才最后离开。6107教室是我们日夜坚守的阵地,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会,累了就走出门外到寒风中站一站,然后回来继续我们的考研事业。就连那年肆虐的“非典”,也没有阻止我们考研的步伐,在充满刺鼻消毒水味道的教室,我们依然平静地学习。那年的平安夜,大家也是一起在6107教室度过的。一位女研友向所有人逐一派发巧克力,逐一祝我们圣诞快乐,让人备觉温馨和感动。临考前夜,6107教室的所有研友一起照了大集体相、小集体照,记录下我们在此奋斗的场景。为了考研,我们放弃了很多东西,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、严重的睡眠不足和高度紧张的神经。宿舍里很多事情我们已无暇顾及,各类集体活动急剧减少,宿舍因此冷清了许多。幸而有兄弟们的鼓励和支持,我们得以坚持下去,安心复习。

最后那个学期,离别的日子一天天逼近。虽然每人都有忙碌的事情,但兄弟们都很珍惜最后这段在一起的时光。兄弟们找各种机会一起聊天、吃饭、、游玩。每次吃饭,总会谈起四年里的一些往事和即将到来的分离,总会为岁月的匆匆而唏嘘叹息。每到此时,兄弟们总是神情抑郁,黯然无语。

那段时间,没事的夜晚,兄弟们会相约一起到大树下或草坪上乘凉聊天。晚上熄灯后,兄弟们依然像往常那样静静地躺在床上聊着,只是聊的话题已没有以前的轻松。我们讲起入学时的情景,谈起四年里的经历,聊起毕业后的分离,剖白各自的内心感受。我们彻夜长谈,直到疲惫不支,话语中满是感慨、留恋和不舍。

离校前,大家把四年积聚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,那些不打算带走的,就集中在一块,然后在校园里找个阴凉的地方摆摊出售。毕业生的摊档,遍布整个宿舍区道路的两旁,时间持续数日,吆喝声此起彼伏,就像一个露天市场,景象颇为壮观。摆摊期间,周围都是熟人,大家来回串摊,或谈天说地,或挥笔留言。不为挣钱,只为热闹和开心。我们每天一早把物品抬出去抢占摊位,中午不休息,两餐轮流吃饭,直至黄昏。我们日出摆摊,日落收摊,虽然天气炎热,汗流浃背,但乐在其中。我们把能卖的东西都卖掉了,卖不出去的就按废品处理掉,最终获得两百多元的收入。

分别在即,无论关系如何,同学之间大多会在毕业纪念册上互相留些言语,大多数班级、宿舍也要吃顿“散伙饭”。很多同学在我的纪念册留了言,我也给很多同学留了言,但兄弟们之间却不约而同没有互相留言,因为,四年来,兄弟们一直彼此知人、知心,想说什么直接说就行了,无需再多此一举! 况且,我们是兄弟,现在是,以后也是,无论在哪里,兄弟之间必不会相忘,以后我们还会继续联系,还会再次相聚,兄弟之间已不需要再留什么言了。此外,兄弟们也没有组织吃散伙饭,因为有太多不舍,我们不想散伙,更重要的是,我们相信,兄弟就是兄弟,无论是什么时候,无论相距多远,兄弟们永远都不会散伙。

越临近毕业,我越有一种虚幻的感觉,我反复地问自己:四年就这样过去了吗?真的要毕业了吗?真的要离开昆明了吗?虽然事实摆在眼前,却怎么也找不到真实的感觉。我又完完整整地走了一遍校园内外,将每一楼、每一树、每一路、每一景都深深印在脑海里,并用相机一一记录下来。我也重新走了昆明的一些街巷,并逐一拍下那些熟悉的景物。兄弟们早早就约好,一起到大草坪拍了毕业前最后一张集体照,还是入学时我们拍集体照的那个地方,只是此刻的心情已大不相同。兄弟们还一起去了据说很灵验的八仙庵烧香许愿,多年已过,兄弟们那时许下的愿,不知是否都已实现?

日子终究还是一天天过去了。离校那天,我如约早早起床,和兄弟们一起到水司喝了最后一碗胡辣汤,然后回到宿舍作最后的整理。兄弟们陪在一旁,我们不时像往常一样聊上几句,但却知道这一天已不同往日了。是时候该走了,我重新打量了一遍我们的宿舍,一切如旧,只是宿舍已经空旷。我提起行李,和送别的兄弟一起走出宿舍,心里默默地向宿舍告别。我们穿过走廊,经过熟悉的水房,沿着楼梯下到一楼,然后走出宿舍的大门,我忍不住一步一回头。

一路上,我们都沉默不语。我一边走,一边左右张望,一处处熟悉的景物随着我的脚步慢慢远去,我一一向它们告别,心中默想:我要走了,再见了。很快到了学院西门,只两步就跨了出去。我回望了一眼西门,还是和四年前一样,只是此时我却要从此离开,心中满是伤感。我告别了一些为我送行的同学,然后和几位兄弟一起坐进了出租车。车缓缓开动,我拼命地回头,看着IM体育和同学渐渐远离视线。我终于失去了你们,我在心中默默地告别,伴着难以抑制的失落。车行一路,我看了一路,留下了昆明的最后记忆。

在火车站和城墙之间的广场,我坚定地对昆明,也对自己说:我一定会回来的!我和兄弟们一起走进车站,走入站台。兄弟们默默伫立着,看着我上车,走进车厢,放好行李。隔着车窗,我看着站台上的兄弟们,一阵孤独和伤感袭来,眼泪漱漱而下。我飞奔下车,与兄弟们相拥而泣。火车开动了,我向兄弟们拼命挥手,目送着他们的身影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,他们也在站台上目送着我随火车越走越远。眼泪再次模糊了我的双眼。我满怀惆怅地呆坐在座位上,看着城墙迅速后退,然后消失在视野中,眼泪又夺眶而出。火车驶出城区,跨过霸河,驶离临潼,掠过华山.....昆明渐渐远去。中午,我拿出临别时兄弟塞给我的牛肉夹馍,每咬一口,眼泪就不住地滴落,心中异常地难过。我就这样,一路伤感回到了家乡。

这四年里,我曾在夜深人静之时,徘徊在城市昏暗的街巷,独自无语;曾在风雨如晦的日子,踯躅于校园偏僻的角落,黯然神伤;曾在伤痛欲绝的时刻,沿着无尽的道路不停行走,心如刀割;曾在秦岭山脉之颠,极目远眺脚下峰峦,恣意呼喊.....在心情无法平静的那些时候,是昆明,是兄弟们给了我安慰、鼓励和支持,还有继续前进的动力,让我度过一次又一次的低潮。当然,这四年里,也有过很多的激情和快乐。兄弟们和我一起奋发,一起仰天长啸,一起开心激动,一起分享人生的乐趣。我们一起感受了四年的酸甜苦辣,一起走过了四年的风风雨雨,一起度过了我们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岁月。

回来后,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脱离那种虚幻的感觉,有时忽然间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,好一阵才回过神来。我把从昆明带回来的物品、照片整理好,放入抽屉好好保存起来。本想用文字将这四年记忆全部记录下来,但写满一个本子后发现这纯属徒劳,因为太多的往事、万千的思绪让我写也写不完,最后只能作罢。

(注:作者系IM体育官网2000级经济管理学院校友)